你是游客  会员中心 | 登陆 | 注册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 再续四十载不解情缘

再续四十载不解情缘

发表于:2015-11-03
0

再续四十载不解情缘,中日艺术家心灵相通

--记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尹建平访问日本松山芭蕾舞团

【文】尹建平

 

20151023,为纪念芭蕾舞剧《白毛女》世界首演60周年,应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理事长森下洋子女士及总代表清水哲太郎先生的邀请,作为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我率队赴日本东京开展了为期7天的友好访问。

 

一、回忆

 

倚靠着飞机的舷窗,听着耳畔传来发动机的轰鸣,我的思绪仿佛又飞回到了40年前初次踏上日本这片土地的情景。

40年前,年轻的我随中国北京艺术团在两国建交伊始,带着增进中日友好的重任来到日本。接待我们的正是以清水正夫为首的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友谊的序幕由此拉开。当年,清水正夫与我们朝夕相处,艺术团每天都在松山芭蕾舞团进行训练排练,当时的清水正夫怀着浓厚的个人情感说我跳舞的气质和长相很像他在卢森堡留学的儿子清水哲太郎,故此对我格外关照。

北京艺术团带去的节目《战马嘶鸣》以虚拟的手法、惊险激烈的场面、奔放的舞姿,形象地表现了中国人民勇往直前的坚毅性格和拼搏精神。《拉网小调》、《北国之春》浓郁的日本风情,融进了对日本人民的友好感情。艺术,缩短了两国之间的距离。艺术,使两国文艺工作者的心紧紧贴在一起,水乳交融。

  清水正夫先生常说:“我是最爱中国的日本人”。早在1955年,清水正夫夫妇就顶着来自日本国内各方面的压力,将中国的《白毛女》改编成芭蕾舞剧,并成功地 在东京首演。清水正夫夫妇的壮举,为中日人民的友好往来所作出的贡献,得到了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中国领导人的高度赞扬,多次接见了这位中日文化交流的友好使者。清水正夫那傲世的风骨、长者的风范、深邃而富有远见的思想,给年轻的我以强烈的思想冲击,而觉高山仰止。

    清水正夫长者的风范更体现在他对这些来自中国艺术家的那份关怀上。艺术团在大阪演出时,我突发急性胃炎,是清水正夫亲自跑去买胃药,在上台前给我服下,减轻了我的疼痛,使我能够顺利演出。此后,连续的几场演出,总能看到清水正夫站在侧幕旁,手拿着胃药关心着我的病情。亲人般的关怀,温暖着我一颗年轻人的心。我更忘不了的是,在松山芭蕾舞团训练时,清水正夫邀请我到排练厅楼上他的家中做客,并拿出了他们与毛主席、周总理等老一代中国领导人的合照,通过翻译向我表达了对中国文化和舞蹈艺术的热爱,还希望我作一名出色的舞者。他拉着我的手谆谆教诲:“你有多宽的胸怀,就有多大的世界”。老人的这句话,深深地镌刻在我心中,成为我以后艺术追求及人生态度的座右铭。      

      我和艺术团的成员们圆满地完成了出访任务,离别之际,清水正夫站在飞机舷梯前为北京艺术团送行。当我依次来到清水正夫面前时,他让翻译对我说,你是我在中国的儿子,希望我们今后还能见面。说完,清水正夫张开双臂,我们紧紧拥抱。我的心在颤动,泪水夺眶而出。男儿有泪不轻弹,而此时此刻,泪水可以尽情地挥洒。难忘的日本之行,难忘的清水正夫。

     几十年过去了,我已经由年轻的舞者成功地转型为音乐人、导演,岁月的流逝,使我更趋于成熟,艺术生命还在延续,还在拓展。我没有忘记舞蹈,没有离开音乐,“你有多宽的胸怀,就有多大的世界”,正是清水正夫先生的教诲,使我真正领略到了艺术的真知和生活的真谛。正是得益于这种人生教诲,使我能以更广阔的胸怀在艺术的世界中探索,创作出许多广为人知的歌曲和音乐作品。闲暇之余,我也会翻开厚厚的相册,重温那一段难忘的日子,往日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历历在目。几十年悄悄过去,我仍然关注着远在日本的清水正夫和他的松山芭蕾舞团,任何信息都会使我心中漾起涟漪。冥冥中我感觉到,与松山芭蕾舞团的情缘还会再续……

     2008625,清水正夫这位为中日友好作出卓越贡献的长者与世长辞。我难抑心中的伤感,泪水再次噙满了我的眼眶。华灯初上,我仍踟蹰在街头。十里长街,车来人往,都没有能驱走我的落寂。深夜,我又一次翻开那本厚厚的相册,揭下那张三十六年前秋日里我与清水正夫的合影,在已经有些泛黄的照片背面,我写下了涌自心底的诗句:

                   

                       又到了枫叶飘落的时节,

                        秋风拂面,落叶成堆,

                        化作春泥,滋润树根。

                        枫叶可以岁岁相逢,

                        人生却只有一回,

                        让有限的生命绽放美丽,

                        让多彩的灵魂释放灿烂,

                        哪怕短暂的瞬间也不负此生!

       我借晚秋而喻人生创作了日文歌曲《晚秋》,以真挚的情感讴歌对生命的礼赞,抒发自己的怀念之情。

    201110月,“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如此熟悉的旋律,在北京的天桥剧场再次响起,日本松山芭蕾舞团新编舞剧《白毛女》博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第十三次访华的首演成功再次翻开了中日人民友好的新篇章。与此同时,清水哲太郎、森下洋子两位六十多岁的艺术家率领全团和我在天桥剧场举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见面会。

20131月,清水哲太郎和夫人森下洋子为了完成清水正夫老先生希望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下去的最终心愿,托朋友向远在中国的我送来了清水正夫生前的一套崭新的西装,此举深深地感动着我。这件遗物也将永远的成为中日两国艺术家和人民之间深厚情谊的见证。

20133月,我创作了交响音诗《茉莉香樱花艳》,它的创作灵感就是来自于我对清水正夫先生和松山芭蕾舞团那份深深的感动,来自于中日两国人民和艺术家内心深处的善意和良知。

今天,我作为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的理事,肩负着中心的重托,带着促进中日两国艺术家友好交流的使命,带着自己为祝贺日本松山芭蕾舞团首演芭蕾舞剧《白毛女》60周年全新创作的二胡变奏曲《白毛女》再次飞往日本,这次等待着我们的又将会是怎样的一段经历呢?

 

 

二、观演

 

1024,抵达东京后的第二天,我们一行人来到了40年前我们中国北京艺术团下榻过的新大谷酒店参观。秋光正好,新大谷酒店花园内绿色满园、花团锦簇、小桥流水、错落有致。树上是鸟儿在鸣唱,水中是锦鲤在游弋,瀑布轰鸣,溪水潺潺,塔炉林立,草木茵茵,好一个诗情画意的日式园林。故地重游,我不由得感慨万千,时至今日,我仍然能准确地指出40年前我住过的楼层,讲述高仓健在这里主演的《追捕》和那首经典的《草帽歌》。当年我们就是在这里得到了清水正夫先生和松山树子女士的热情接待,使我至今难以忘怀。

午餐后,在我的老战友、全日本华侨华人联合会会长颜安先生的陪同下,我们驱车前往横滨观赏由松山芭蕾舞团在神奈川县民大剧场上演的芭蕾舞剧《睡美人》。车子还未停稳,我远远地就已经看到日本松山芭蕾舞团总代表清水哲太郎先生率领众多团员在剧场门口迎接,还打着“欢迎尹建平先生光临松山芭蕾舞团指导”字样的横幅,场面热烈令人感动。车门打开,我与小清水紧紧拥抱在了一起,我握着他的手说:“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们能在日本重逢,我的心情非常激动也非常高兴,今天我是作为一名观众前来观看你们的演出的,期待着欣赏你们精彩的演出。”

此次上演的是芭蕾舞经典保留剧目《睡美人》。精致的舞美,绚丽的灯光,华美的服装,细腻的舞姿都如期待的那样令人陶醉、令人心驰神往。而最让我感动和震撼的是森下洋子女士,她在剧中扮演女主角公主奥罗拉,在长达3小时的表演过程中,她舞姿轻盈曼妙,动作完美到位,让人完全想象不到她已是一位67岁的长者。这让人不禁感叹艺术竟然能使人如此地永葆青春!我曾经在国内外看过很多场芭蕾演出,但也许是因为与松山芭蕾舞团的不解情缘,也许是因为被森下洋子敬业的精神折服,我被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的这场表演深深地打动了,我使劲地鼓掌,直到双手拍得生疼。

    演出完毕后,我们与赞助方一道被请上了舞台与全体演员见面,这也是一个令人激动的时刻,演员们包括森下洋子走到了我们身边与我们拍照留念,我与大家一一握手拥抱并表示了祝贺。集体合影时我被安排在了最中间的位置,清水哲太郎先生代表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对我们的到来表示了感谢,并期待着27日我们对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的正式访问。

    演出结束了,但那美妙的旋律、美妙的舞姿却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三、访问

 

1027上午,我们驱车前往位于东京港区南青山的松山芭蕾舞团进行正式参观访问,同行的还有全日本华侨华人联合会会长颜安、中国女子柔道队教练徐殿平、中国古琴演奏家邓红、青年舞蹈家张傲月以及我的老战友张军、陈风景等。

尚未抵达目的地,我们突然看到远处路边有好几位穿黑色西服的女士微笑着向我们频频挥手,那是提前守候在路旁欢迎我们的主人。从下车地到芭蕾舞团要经过一段小路,拐上几个弯,每个拐弯处都有剧团的人员笑容可掬地在欢迎我们,短短的几百米路程不断地发现意外的惊喜,等走到剧团大门前那条约几十米的巷子时,我们简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用“人山人海、红旗招展”来形容并不为过,全体演职人员身着正装,挥舞着中国国旗,用最灿烂的笑容、最热烈的呼唤夹道欢迎我们, “尹建平先生您好!”“欢迎您”……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不停挥舞的中国国旗在往常僻静的小巷掀里起一股欢乐的狂潮。我们享受了国宾般的礼遇,这也是我一生中享受到的最隆重的欢迎仪式!

松山芭蕾舞团理事长森下洋子女士及总代表清水哲太郎先生亲自出门迎接,我与他们深情拥抱并在剧团门前合影留念。在欢声笑语中、在主人的簇拥下,我们走进芭蕾舞团的大门,门前树立着一块展板,上面是历年我与松山芭蕾舞团的合影照片,多么有心、用心、贴心的主人啊!森下女士是享誉国际芭蕾舞坛的巨星,可眼前的她是那么的和蔼、谦逊,就像邻家的大姐。我牵着森下女士的手走上二楼演出厅,热情的团员们手拿红绸和鲜花呼喊着我的名字,“尹建平、尹建平,欢迎,欢迎”,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真挚的笑容。落座后,团员们向我们献上了鲜花,熟悉的《春节序曲》突然响起,森下洋子女士手舞红绸率队为我们献舞,接着清水哲太郎先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一转眼四十年过去了,尹建平先生,您又来到了日本,来到了我们松山芭蕾舞团,这是一段多么不可思议的缘分啊!”他还向我们介绍了该剧团一直将周恩来总理和邓颖超女士的照片高高供奉,当别人问起时,他们回答说这二位是我们的恩人,从我们父辈起就曾经受过他们很大的恩惠。 松山芭蕾舞团几十年不变的感恩之心令人动容。

一段视频向我们全面介绍了松山芭蕾舞团的辉煌历程,特别是与新中国的友好交往历史。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由松山树子和她的丈夫清水正夫创立于1948年,他们致力于中日文化交流多年,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1952年,清水正夫与松山树子在东京第一次看到中国电影《白毛女》,感动得流下热泪,也萌发了将其改编为芭蕾舞剧的念头。1955年,在东京的日比谷公会堂上,芭蕾舞剧《白毛女》诞生了。1958年,松山芭蕾舞团携《白毛女》成功地举行了首次访华演出。此后,松山芭蕾舞团开始了与我国持续半个多世纪的友好交流和往来,成为名副其实的日中友好使者。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给予该团以高度评价。森下洋子女士和清水哲太郎先生,秉承了先父遗志,继续将日中友好贯彻下去,迄今已访华十三次。艺术是没有国界的,在观看过松山芭蕾舞团《白毛女》后,很多日本人为中国人民的革命精神而感动。《白毛女》不仅净化了演员们自己的心灵,通过演出也净化了广大日本民众的心灵。如今芭蕾舞《白毛女》已经超越了其作品本身,已成为一部世界级的经典作品。松山芭蕾舞团近60年致力中日和平友好事业的执著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接下来的演出伴随着熟悉的旋律开始,用的音乐竟然是我最新创作的二胡变奏曲《白毛女》,又是一个意外之喜,主人在我的音乐中穿插了《白毛女》中典型的三段戏:“苦难”、“定情”和“重逢”,由森下洋子女士领衔主演---饰喜儿,她那轻盈、优美的舞姿,使我们获得了高雅艺术的精神享受,如果不去注意她脸上手上的岁月痕迹,你绝对想象不到这是一位67岁老人的舞姿。尽管我们对故事情节早已耳熟能详,但在观看演出中,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当“敬爱的毛主席”歌声响起的时候,当森下女士和男主角双膝跪下的时候,我们访问团的所有成员都被震撼得动容落泪,这个感动与其说是因于喜儿的苦难,不如说源于森下女士和演员们细腻、真挚、用心的艺术感染力!艺术家的心灵是相通的,我在创作这段音乐和清水哲太郎先生用这段旋律改编以及森下洋子女士通过舞蹈来表现它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沟通过,然而在今天的演出中,音乐与舞蹈结合得天衣无缝,仿佛是量身打造的一样,不能不说我们确实是心有灵犀。 

演出尾声,几位日本演员用中文饱含深情朗诵的“谨致在座的中国友人”又一次令我们感动:“20世纪30年代、40年代,被践踏的满目疮痍、一无所有的中国大地,千千万万的青年冒着牺牲生命的危险,勇敢地面对强大的敌人一决高低,勇气可歌可泣。亲人们对未来充满憧憬,对同胞充满信任,对世界和人类充满美好希望,不惜生命,冲锋陷阵,一往无前,呐喊到最后一息。啊!中国,我们日本人,究竟何时向中国奉献了我们的爱?究竟何时喊出了我们的感谢和谢罪?”这番诚意已经超越了一个文艺团体的负重了,它代表了善良正直的日本人敢于直面历史,敢于承担责任的态度。这应当是日本政府的忏悔!

演员们表示,“我们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凭借艺术表演的形式,超越历史与社会的隔阂,在两国人民之间架起信任的桥梁,与中国人民重新建立起友好、亲善的关系,作为推动中日友好事业的后继者,我们的心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同时我们也坚信,这一展现美好的芭蕾舞剧《白毛女》也将不断进化,成为展现当代和未来的艺术瑰宝,成为一颗永远闪耀在中国、欧亚大陆乃至世界艺术舞台上的明星!”

演出结束后,我接过话筒,动情地说:“尊敬的清水哲太郎先生、尊敬的森下洋子女士,尊敬的松山芭蕾舞团的全体艺术家们,我的老朋友们,我这次受清水先生、森下女士的邀请来到日本进行访问交流,真的是喜出望外,非常高兴。阔别日本东京40年,故地重游,感慨万千。40年前,清水正夫先生和松山树子女士,就是在这里接待了我们中国北京艺术团,当时我是代表团的团员,在东京期间几乎每天我都在这里练功排练,就是在那样的条件下,让我目睹了国际芭蕾舞大师森下洋子女士的卓越风采,也就是在这里,让我认识了清水正夫先生对中国人民的深厚情谊,我个人也和老清水先生结下了一段难忘的友谊。40年过去了,这段友谊一直铭刻在我的心间,今天受到你们这样的热烈欢迎,给予我这样真诚的礼遇,仿佛又让我回到了40年前,回到了清水正夫先生身边。我特别希望时光能倒流回40年前,继续停留在那一刻。”说着,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红色闹钟展示给大家,这是我当年离开东京的时候清水正夫先生送给我的,上面还有他亲笔题词。睹物思人,大家都非常感动。我对朋友们说:“这次我的访问应该说是一次学习之旅、访友之旅,也是一次纪念之旅,《白毛女》是你们用舞剧的形式搬上了舞台,为中日两国人民搭起了文化的桥梁,友好的桥梁。我是1955年出生的,今年60岁,《白毛女》也是60岁,所以说我这次来很有意义,我也带来了一些礼物,清水先生喜欢喝茅台酒,我送他一瓶最顶级的茅台酒和一套精致的酒具,希望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森下洋子女士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我送您一串珍珠项链,希望能珍惜我们的友谊,珍爱我们来之不易的和平。”我还送给所有团员每人一套我为了纪念《白毛女》60岁生日最新创作的二胡变奏曲《白毛女》CD&DVD光盘。此外,我还有一个特殊使命,受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丁奎松秘书长所托,要在这里宣读一封致松山芭蕾舞团的贺信,清水哲太郎先生主动接了过去并用日文大声地朗读出来,全团演员报以热烈的掌声加以感谢。我还展示了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送给松山芭蕾舞团的礼物,是由中国著名书法家周鹏飞先生写的一副“舞”字及另一幅“友谊万岁”的书法,这也寄托了中国国际文化中心对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的爱戴。我紧紧握着森下洋子女士的手深情地说:“每当《白毛女》音乐响起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清水正夫、松山树子、清水哲太郎、森下洋子,60年是一个甲子、一个轮回,斗转星移、沧海横流,很多人可能对松山芭蕾舞团的壮举有所淡忘,但是作为老朋友我始终没有忘记你们,没有忘记《白毛女》为中日友好搭起的桥梁,我也希望向你们学习,向松山芭蕾舞团学习,高举着艺术这面真善美的大旗,为了世界和平做出自己的贡献。”森下洋子女士动情地说,“我今天演出穿的服装和佩戴的白色假发都是1971年周恩来总理为我们松山芭蕾舞团特别制作的。现在,四十多年过去,这些衣服和假发都显得更加破旧了,但我还是把它当作宝贝。您送我的礼物我也一定会小心珍藏。”清水哲太郎先生表示,他们一定会珍惜我们的友谊,并率松山芭蕾舞团全体人员将中日友好一直坚持下去。

访问团与松山芭蕾舞团全体合影后,主人安排了一个简短的酒会,用清水正夫先生一坛40年前埋在树下的梅子酒招待我们,弥足珍贵。我代表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向松山芭蕾舞团发出了邀请,希望他们有机会还能带着《白毛女》再次访华。会上我高度赞扬了清水哲太郎先生,称赞他的编排、导演和手法都是国际大师级的,他麾下演员的表演也都十分投入、富有激情。松山芭蕾舞团的艺术家们对艺术有一种崇高的信仰,对舞蹈事业有一种奉献、献身的伟大精神,一直以来我都为此深受感动。我国青年舞蹈家张傲月随后也即兴表演了一段舞蹈,中国古琴演奏家邓红女士也向日本友人赠送了礼物。

随后我们又参观了位于二楼的练功房,扶着镜子旁的把杆,我一下子就找到了40年前我来日本演出练功时的位置,并与清水哲太郎一起摆了几个练功的姿势合影留念。松山芭蕾舞团的练功房很有意思,号称“东京的延安”,练功房的四壁,满墙都是诸如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等中国式励志的警句。周恩来、邓颖超的相片悬挂在练功房的正中,旁边还有昔日之恩无以为报的字样。这是一个多么知道感恩的团体啊。

 

四、扫墓

 

参观结束后,我们步行前往不远处的清水正夫先生墓地进行祭拜。森下洋子女士率领团员们已经换好了黑色西装迎候在道路旁,背景音乐播放着清水先生生前最喜爱的音乐《樱花》,气氛庄严、肃穆。我挽着森下洋子女士的手缓步走入陵园,清水正夫先生的陵墓前已挂上了以我名义敬献的条幅。扫墓仪式开始,伴随着樱花的音乐,松山芭蕾舞团的成员们一边轻轻舞动一边低声吟唱,我手抚胸前,深情地缅怀这位可歌可敬的老人。当我创作的《茉莉香樱花艳》的音乐响起时,我接过白色的心形花环慢慢地走到清水正夫先生的陵墓前敬献。面对着老人的遗容,我说道:“清水先生,您在中国的老朋友来看你来了,我没有忘记,60年前您用舞剧《白毛女》为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的友好事业搭起了桥梁;我也没有忘记,40年前,您对我们中国北京艺术团真诚的礼遇和热情的款待以及对我个人的特殊关照。今天,我带着我的作品来看您了,希望您的在天之灵,能够听得到,能够看得到。”说完,我双手合十抬头向天为这位可敬的长者祈福。随后全体人员一起为清水正夫先生三鞠躬,我与清水哲太郎及森下洋子拥抱后,将我的音乐作品摆放在了老先生的遗像旁。逝者已矣,站在清水老先生的墓前,我向老人庄重承诺,我将会继承老人的遗志,为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伟大事业不懈奋斗。

 

五、庆生

 

扫墓活动结束后,我们驱车前往位于东京赤坂HITOTSUGI酒店用餐,松山芭蕾舞团的成员们此时已换上了盛装在酒店的楼梯旁夹道欢迎我们。一进门,我就发现酒店的墙上悬挂着“庆祝松山芭蕾舞团《白毛女》世界首演60周年”和“祝尹建平先生60岁生日快乐”的条幅,原来热情的主人今天选择在这里为我庆祝60岁生日。宾主落座后,清水哲太郎先生首先发言,他说:“尹建平先生,我们松山芭蕾舞团对您有一个希望和期待,想聘任你为公益财团法人松山芭蕾舞团的海外特别理事,你能否接受我们的这个聘任?”这真是一个巨大的意外之喜,我激动地说:“用我们中国话来说真是受宠若惊,感谢清水先生和森下女士的邀请,从踏入松山芭蕾舞团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感动,你们是我学习的榜样。今天是《白毛女》60岁生日,你们也记得我60岁的生日,只有最真诚的朋友才能做到这一点。我愿意成为你们一生最真诚的朋友,这份厚礼我接受。”说完,我从松山芭蕾舞团理事长森下洋子女士手里接过了这份沉甸甸的聘任书。举起酒杯敬酒的时候我说:“历史是一面镜子,无论你怎么想怎么看,它就在那里,就挂在历史的天空上,我们今天活着的人只能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创造未来,创造 什么样的未来呢?如果我们播下友谊的种子,就一定会结出和平的果实,清水正夫先生和你们做出了非常好的榜样,我愿意和你们一样,高举着舞蹈艺术大旗,为了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也为了我们的所作所为能够成为挂在历史天空的一面和平的镜子,我们一起努力,友谊万岁,干杯!”团员们依次向我敬酒,我也高兴地用日语对他们说我爱你们。为了此次日本之行,我特地从中国带来了两瓶茅台酒给男团员们,看着他们喜笑颜开的样子,我突然发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其实真的不需要那么复杂,艺术作为无国界的纽带将我们两国艺术家紧紧连在了一起。酒过三巡,用心的主人在电视屏幕里播放了我演奏二胡变奏曲《白毛女》的视频,感动于他们精心设计的每一个细节。当音乐播放到红头绳的旋律时,我从兜里拿出了准备好的红丝带邀请坐在身旁的森 下洋子女士一起随着音乐舞动起来,一时间宾主尽欢。

餐后,松山芭蕾舞团为我献上了他们悄悄排练了许久的节目。在《黄河大合唱》激昂的音乐声中,由森下洋子女士领舞,30多名松山芭蕾舞团演员伴舞,演绎了滔滔黄河奔腾咆哮、勇往直前的壮观景象。而后,森下洋子饱含深情地朗诵了周恩来总理的名作《雨中岚山》,让在场的我们深为感动。此时灯光转暗,曲风突变,生日歌的旋律突然响了起来,全体团员鼓掌为我的生日欢唱,而我也深受感染起身加入到了他们当中,与森下洋子女士和团员们共舞到了一处。烛光中,硕大的生日蛋糕推了上来,上面密密麻麻插满了60支蜡烛,每一支代表着一岁。在“Happy birthday dear 尹建平先生”的歌声中,我许下了中日友好的愿望,然后一口气将蜡烛吹灭。团员们将送给我的礼物一 件件拿了上来,都是清水正夫先生生前留下的,非常具有纪念意义,第一件是名牌领带夹,第二件是精美的口袋巾,第三件是瑞士的领带,第四件是条丝巾,最后一件是清水先生的西装。我将礼物一一穿在了身上,在欢快的乐曲中与团员们跳起了舞。伦巴、探戈、恰恰,舞伴换了又换,我已记不清到底跳了多少支舞了,现场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当我下场休息的时候,全身的衣服已经湿透,但内心的喜悦是无与伦比的。投之以桃报之以李,随后我和我的总政歌舞团老战友颜安、郑一鸣、张军、陈风景为松山芭蕾舞团献上了一曲舞蹈《战马嘶鸣》,尽管已多年不跳了,但我们奔放的舞姿和形象的表演还是征服了全场的观众,大家不住鼓掌叫好要求再来一个,而随 后我表演的独舞《北京的金山上》更是将现场的气氛推上了一个新的高潮。借此机会,我将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的一份邀请函交予了松山芭蕾舞团,邀请他们参加1120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在东京举办的周恩来总理大型图片展览会,清水哲太郎先生和森下洋子女士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随后,我被安排在了团员们中间,悠扬的二胡音乐声中,日方演员深情地朗诵道:“作为地球上的一分子,我们正目睹人类历史中一个极具特色且瞬息万变的时代缓缓拉开帷幕,然而在这场帷幕的背后,我们都清清楚楚地看到,世界上仍然存在着各种巨大的矛盾与不和谐的乐章隐藏在时代的背后。我们知道历史上先人们前赴后继,经历了无数次倒退与成长才创建了今天,现代人也就是今天的我们,是在先辈们为了解决人类矛盾、舍生忘死的不懈努力中得以诞生的,尹建平老师,中国的艺术家们,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都肩负着时代的使命,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美好的精神象征。我们看到,尹建平老师舞姿的背后,那是时代的传承,是继往开来的使命感。因果应报,在尹建平老师身上,我们看到人类和平、发展、融 合、协调、正义、博爱与自由的精神,这也是尹老师为我们显示的关于使命的答案。尹老师的成绩和贡献是我们摸索前进的火把,是照亮我们前程的明灯,带给我们勇气与希望,让我们可以大胆地迈开前进的步伐。但不能否认的是,我们这些人类的孩子,是从极其贫困的阶级时代走到今天,付出了无数牺牲才换来了一点点现在的富足生活,其中在1955年,松山芭蕾舞团首次将《白毛女》搬上芭蕾舞的世界舞台,揭露了中国、日本、亚洲乃至世界的人类因缘矛盾,这同样是一种伟大而沉重的使命。《白毛女》让亚洲觉醒,它再次唤醒了这片土地上人类正义与自由的灵魂,从人类充满矛盾的前进过程中诞生了芭蕾舞《白毛女》,中国人民解放军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所培育的总政歌舞团,还有从中夺目而出的尹建平老师。人类和现代世界一起进步与发展,悲惨与痛苦,纵然有众多苦难,历史也永远不会停下它的脚步。我们要像中国建国的父亲母亲那样,为了世界的美好而不懈努力,让历史的车轮驶向美好的将来。昔日之恩,无以为报,这份恩情,我们将难以忘怀。谢谢中国,谢谢尹建平老师!谢谢总政歌舞团!谢谢中国建国的父亲母亲们!”

最后,日本朋友还按照日本习俗向我赠送了一套日式喜服以庆祝我的生日,按照他们的说法一甲子过去我今天又回到了零岁,回到了婴儿时代。我当场穿戴上,一身大红,手拿折扇,感觉像个大福娃。

告别的时刻来到了,合影过后,我与大家一一握手道别,松山芭蕾舞团的全体艺术家又涌到门口,夹道欢送。我们依依不舍,但又不得不快走,因为主人始终张开着笑脸,向我们去的方向挪动着。我们走得很远,回头望去,发现他们挥舞着的双手始终不曾放下过…

在暮色里告别松山芭蕾舞团,秋风起,带来的却是周身的暖意。上车后,我用手机编制并发出了一条微信朋友圈:“刚离开著名的松山芭蕾舞团,经历了人生最热情的接待,自始至終的真诚笑容,令人感动;观看了人生最感动的演出,几度动容,不是因为技巧而是因为精神;见证了一位最和蔼可亲的艺术大家,理事长森下洋子亲自主演白毛女;过了一次最盛大的60岁生日,全团为我这样一个外国朋友庆祝,此次访问因横跨40载的友谊而倍感回味无穷。”

    

  

 

六、尾声

 

此次赴日对松山芭蕾舞团的参观、学习,是一个值得一生珍藏的美好记忆,这不仅是一次终身难忘的人生经历,更是一次对我未来创作产生重大影响的受教!我衷心地感谢松山芭蕾舞团,是他们,让我对笑容、对热情、对用心、对做人、对真诚、对善良、对美的内涵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真心感激!

当前,日本右翼势力为中日两国关系制造了种种不和谐因素,但令人欣喜的是,依然有像松山芭蕾舞团这样始终为中日缔结心心相连的纽带而积极行动的友好团体和民间外交力量,为继承中日友好传统、加强民间文化交流以及推动两国和平和发展而不断努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国人民对外友协成立60周年纪念大会的演讲中指出:“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与发展的重要动力。我们要通过推动跨国界、跨时空、跨文明的交流互鉴活动,促进各国人民相互了解、相互理解、相互支持、相互帮助,在世界各国人民心灵中坚定和平理念、坚定共同发展理念,形成防止和反对战争、推动共同发展的强大力量。”

回顾松山芭蕾舞团的历史,回顾松山芭蕾舞团与中国人民长达半个世纪的友好交流,不难体会其中饱含的深情厚谊。如果说上世纪70年代中美关系的解冻起缘于“乒乓外交”,那么中日友好的建立则起缘于“芭蕾外交”,而且松山芭蕾舞团功不可没。中日两国人民的心,因为芭蕾这种超越国界的艺术,因为松山芭蕾舞团的勇气、毅力、坚持而紧密联结在一起。而中日两国人民情感纽带的联结,无疑会增强两国间理解和互信的力量,从而构筑中日文化交流的新桥梁,谱写中日友好的新篇章。两国友好的文化交流,也势必会为构建中日睦邻友好注入新的活力,推动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向更高、更深的层次发展。

此次我与松山芭蕾舞团在东京的会面,进一步促进了中日两国间的文化艺术交流、增进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情感,使我们四十载的牢固友谊得到了进一步升华。艺术家之间是心灵相通的,衷心祝愿松山芭蕾舞团取得更大的发展,我们相信,这段中日两国人民友好的心曲还将继续传唱下去,直到永远!

赋诗一首:       

 

东渡扶桑话友情,

松山欢腾礼遇浓。

故地重游花甲日,

舞动丹心报和平。